“温和的西方”需求

如果人类可以吸取经验教训,历史科学将是一门多么具有启发性的科学。然而不幸的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较多的经验教训,而是很快便忘记了过去的痛苦、死亡和迫害。

“温和的西方”需求

“温和的西方”需求

全球视野  10

“温和的西方”需求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温和的西方”需求

如果人类可以吸取经验教训,历史科学将是一门多么具有启发性的科学。然而不幸的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较多的经验教训,而是很快便忘记了过去的痛苦、死亡和迫害。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从残暴的西方到温和的西方

上个世纪没有其他的,有的只是为了进一步剥削,导致许多人丧生、流血、流泪的两次世界大战。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开始进入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暴行中吸取教训、奉行更有价值政策的时期。欧洲以合作、共享、自由、人权和民主为价值基础的政策给欧洲和地区带来了和平与安宁。

从温和的西方到残暴的西方

然而今天我们重新面临一个受到威胁的世界。美国、朝鲜和俄罗斯近期发表的声明表明三方进入比对方拥有更多化武/核弹,比对方更早按下按钮的竞赛。

从西方人权,自由,多元化,信仰自由,尊重不同生活方式等方面来讲,情况日趋恶化。反伊斯兰和移民情绪日益严重。据德国内政部公布的数据来看,2017年在德国对穆斯林发动了950次袭击(http://www.spiegel.de)。一年中950次袭击。在一个东方,拉丁或穆斯林国家对基督教徒或犹太人发动这一比率的1%即9至10次袭击,你们便可想象一下世界即将发出的反响。毫无疑问这样的事情是任何人都不希望的。西方的袭击对于其它地区来说不应成为典范。在西方对穆斯林的攻击,很遗憾不仅仅限于德国。在西方发生这样的事件人们会沉默不语。在欧洲和美国近代史中,拥有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们还没有受到过如此严重的威胁。

许多西方国家,极不情愿为受害者,无依无靠者,难民提供庇护,却对诸如菲图拉,PKK,DHKPC等从事各种谋杀,人类刽子手的恐怖组织成员提供各种庇护。除一些西方国家之外,还有其它国家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难之处吗?正确地讲我非常好奇。

另一方面,西方自由主义者,多元化者,民主主义者发出的声音日益受限。在西方不是自由主义,多元化,民主主义党派,而是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政党抬头,这些政党甚至在一些国家执政。 如今西方国家中是一些不太冷静,对自己社会,邻国,地区和其他国家构成威胁的领导人掌权。


野蛮的西方国家或历史结束

想象一下瞬间毁灭人类的西方核武器,化学武器被这些人管治和控制。就不存在和平,合作,平等,正义,自由,人权等概念,而是仇恨,排斥,歧视和破坏等概念,甚至不能想象这些狂热的西方领导人将如何使用这些武器?即便是想象也是非常可怕、令人感到恐怖的。 这些武器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即使不是那么可怕也带来了许多伤害。 如今当考虑到破坏能力时,如果这些武器落入极端主义者手中的话,将会是世界的末日。 目前一些未来主义者已开始着手于撰写关于“冒犯上帝”或“强迫厄运之神”的文章。

如今默认旨在消除国内分歧而使用反人权,自由和普世价值的一切措施的人,难道在这一“威胁”被揭开后会保持镇定?历史不这么认为。犹太大屠杀之后,怀着这种思想的人如何使自己的国家和地区卷入火堆是有目共睹的。

“温和的西方”需求

西方的趋势将构成的威胁如此紧迫之际,并非是“温和的西方”需求,而是“温和的伊斯兰”争论更多被提上议程。温和伊斯兰是另外一篇文章的课题。然而在欧洲和美国的激进局面令人担忧。这些激进做法不仅使相关国家,而且对整个世界构成威胁。从这一角度来讲,欧洲中右和中左派政党们失去选票,自由主义,多数制和民主派阶层的声音日趋受限,不仅仅从欧洲的未来角度令人担忧。向激进的潮流投降的欧洲会转向哪里,我们在过去的一百年见证过。所以,世界自由主义和和平主义阶层应该共同努力实现世界和平。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