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尼尔无法跨越 人性不会泯灭

各国历史均有影响国家命运的重要事件。这些事件有时甚至可以改变世界历史。我们纪念第103周年的达达尼尔战争就是改变世界命运的这样一场战争。

达达尼尔无法跨越  人性不会泯灭

达达尼尔无法跨越 人性不会泯灭

全球视野  11

达达尼尔无法跨越  人性不会泯灭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达达尼尔无法跨越,人性不会泯灭

各国历史均有影响国家命运的重要事件。这些事件有时甚至可以改变世界历史。我们纪念第103周年的达达尼尔战争就是改变世界命运的这样一场战争。

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占领伊斯坦布尔、把奥斯曼帝国排除在外、通过海路为沙皇俄罗斯提供援助。由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印度等国家士兵组成的协约国数十万名士兵进驻达达尼尔。为跨越海峡他们全力以赴发起攻击。在无法跨越海峡之际他们登上陆地试图战胜奥斯曼军队的防卫。尽管存在技术不足,但奥斯曼军队以捍卫国家信仰的力量全力奋战。

达达尼尔战争于1915年2月开始、同年12月结束。战争中数十万人失去生命、失踪、被俘和受伤。这场战争或许是历史上最令人悲痛的事件之一。在此前的战争中许多军人牺牲,因此,本次战争中服役的更多是青年。所以上述战争也被称为“15岁战争”。

那一年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高中生参加了这场战争。来自加拉塔萨雷、伊兹密尔和我毕业的苏丹阿卜杜勒哈米特时期的科尼亚高中生参加战争未能毕业。

阿克夫在达达尼尔烈士的诗中深刻描绘了这场战争和壮烈牺牲的勇士们。

在这场战争中即使没有官方记载,但奥斯曼军队实际有25万名烈士。这些烈士都是接受过高中,大学教育的人。如此之多的受过教育的烈士,以后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奥斯曼军队的烈士们,在那时的奥斯曼境内或是因自愿参加而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今天的土耳其境内的省份,巴尔干国家,中东国家,高加索的烈士们。

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下我从年迈的伊里亚斯伯父那里所听到的故事。他的村子里有许多军人参加了达达尼尔战争。但是战后除3名军人之外全部壮烈牺牲。在他们返回村子的时候,这三名军人十分忧伤因为他们不知如何告诉村里的其他人。因为这些壮烈牺牲的战友们有日夜思念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孩子,爱人。如果他们突然进入到村子里的话,会立刻打破他们的希望,他们不想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的无奈,痛苦,绝望。

出于这个原因,他们决定间隔一定的时间进入村庄。 当第一名残疾退伍军人进入村庄时,正如事先所预期的一样所有村民都问他们其他的人在哪里。 士兵则说“会过来的”。时隔一周后,其他的士兵也来到了村里。 他也对那些充满好奇心,热情及渴望着等待他们的志愿者给出了同样的答案:“他们会来的。” 最后一名残疾退伍军人也同样的这样说。 这样一来,村民循序渐进地接受了这一痛苦及不幸的结果。

达达尼尔战役基本上是遭压迫的民族在奥斯曼军队领导下实施的一个反帝国主义抵抗运动。 尽管对方拥有所有的技术优势,但是该地区遭压迫的民族团结一致抵抗了帝国主义。 在达达尼尔战争及其之后的解放战争中也没有放弃对印度和阿富汗等南亚穆斯林的帮助。从这一点来看,达达尼尔史诗是人类希望的象征。现今,在全球许多地区也上演着类似的侵占活动。达达尼尔战役是遭压迫的民族团结在一起共同抵抗各种入侵活动让帝国主义无法实现其目标的最亲密,最痛苦,最引人瞩目的教训之一。 这也体现出在面对“分裂,分割,管治”政治时可以团结在一起与其对抗。

当然也不是对所有的帝国主义攻击都表示反对。 然而,如何行动及如何落实也很重要。 不幸的是,在面对当今的帝国主义侵略时,我们却目睹了仇恨/他者化舆论的蔓延。

人们不仇恨侵略者以及不使用这一措辞是一件难事。所以从这一角度来讲,达达尼尔战役以及之后的局势发展对于我们来说有指导作用。

由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历史上未经历太多的战争,所以从创造一个民族的角度来对待了达达尼尔战役。然而我们是从不加以区分,未从历史上的任何一场战争,任何一个胜利或任何一个失败制造另类的一个民族。我们是世界上不为成为一个民族而需要进行排外,这一范围内在没有被排外者的情况下成为民族的少有的民族之一。这对于达达尼尔也是如此。尽管有25万人牺牲,尽管遭受了巨大的悲痛和重大的损失,但是也从未从达达尼尔制造另类。针对这类事件的态度,历史和文化观点,阿塔图尔克关于澳新军团的一番话进行了非常好的概括:“从遥远的地方将自己的孩子派到战场的母亲们,请你们止住眼泪。你们的孩子在我们的怀抱,他们已经安息,他们会安然入眠。他们在这一土地上付出生命,已经成为我们的孩子。”

针对帝国主义者的侵袭制造仇恨言论,并进行排外只会让我们更加狭隘化,自闭。是的非常难,但是在面对此类袭击,用我们文明的价值装饰自己,在任何帝国主义侵袭面前,我们对人类充满的希望也会随之变大。尽管帝国主义侵袭在短期内取得胜利,但是如果不进行排外,不闭关锁国,人性不会泯灭,暴君不会获利。以利益为轴心,将一切殖民和侵占视为合法的殖民主义图谋,迟早会失败。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