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频集

库尔德人在伊斯兰教中处于什么位置?

对库尔德人犯下最大且仍在继续这一恶行的是PKK。土耳其在PKK恐怖袭击中失去生命的4万多人中绝大多数为库尔德人。

库尔德人在伊斯兰教中处于什么位置?

库尔德人在伊斯兰教中处于什么位置?

全球视野  14

库尔德人在伊斯兰教中处于什么位置?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亚伯拉罕·林肯说,“每个人都可能一时受骗,有些人总会受骗,但你无法使每个人总是受骗。”通过感知行动只是一时的,人们最终会认识到事实真相。

西方媒体将PKK / PYD恐怖组织称为“自由战士”。他们认为这个恐怖组织代表所有库尔德人。与该组织作战就等于是反对库尔德人,为他们提供支持也就等于支持库尔德人。西方将土耳其的阿夫林军事行动说成是针对库尔德人的行动,很不幸半岛电视台等媒体机构发表了这样的言论。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的评估。

对库尔德人实施种族清洗的恐怖组织

然而,对库尔德人犯下最大且仍在继续这一恶行的是PKK。土耳其在PKK恐怖袭击中失去生命的4万多人中绝大多数为库尔德人。PKK对不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和恐怖方式的库尔德人实施种族清洗。因此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的数百万人迁徙到土耳其西部,尤其是伊斯坦布尔。从而使伊斯坦布尔成为土耳其库尔德人口最多的城市。逃离PKK恐怖的人没有逃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库尔德地区,而是土耳其人聚居的土耳其内陆城市就充分说明了这一问题。

今天PKK叙利亚延伸恐怖组织PYD也在进行类似的种族清洗。在美国支持下希望在土耳其边境到地中海建立恐怖走廊的PYD同PKK过去一样,将不支持自己以库尔德人为首的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赶出地区。因此数十万名库尔德人逃到土耳其避难。加上逃离达伊沙的叙利亚人,目前共有数百万名叙利亚人生活在土耳其。

当然在库尔德人之间存在支持这一恐怖组织的人.但是将这种支持看成PKK是库尔德人的代表,等同于将希特勒看成是所有德国人,将墨索里尼看成是所有意大利人的代表.

西方媒体经常提到的为什么库尔德人不能是一个民族国家这一问题在库尔德青年中得到一定的回应.但是提出这一问题的人不会问如下问题:为什么由50个州组成的美国的不同种族没有一个单独的国家?支持中东分裂行动的西方国家为什么不支持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恰恰相反,德国逮捕了从未参加过任何一个恐怖活动的加泰罗尼亚独立领袖普约尔·普格德蒙特?

问题不在于每个民族都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分而治之的政治。埃德蒙伯克十分正确地抨击法国革命之际,正如所指出的那样,

如果问题在于每个民族甚至更多的是部落/酋长国/城邦,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地理位置。在十字军东征期间,中东有大量的部落,酋长国和城邦。安纳托里亚在突厥部落之间分割。结果怎么样?在瓜分过程中几乎没有一个伊斯兰城镇不被入侵。不管怎样,瓜分一旦开始,在哪里中止要取决于瓜分者的意愿。

一百年前,虽然没有获得多数人的支持,但是在西方国家的影响下部分阿拉伯人踏上了类似的道路。 目前有23个阿拉伯国家。 他们正在讨论进一步解体伊拉克,叙利亚和一些海湾君主国的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中东人民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薄弱,最痛苦,最被动的一个时期。
他们不应该在活着的人处于水深火热的时候去探讨进一步分裂包括库尔德人在内的中东人民事宜,而应该探讨如何整合,统一及共享。
 

世俗库尔德人是好的库尔德人吗?

西方媒体把PKK视为是一个世俗的恐怖组织,对其进行表扬/关注/支持。虽然更多的是把伊斯兰教与恐怖相挂钩,但却把其视为是世俗化库尔德人获得了解放。世俗主义是一个补救方法。这不过是一种虚构,一种感知而已。因为人类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死亡,残酷的两大灾难第一和第二世界大战。这两场战争多数是在世俗国家和/或世俗意识形态之间发生的战争。从根本上说,不管是世俗的还是非世俗的,它都不是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剥削就是剥削。因此,西方国家支持pkk,并不是这个恐怖组织是世俗的,而是这个组织更便于他们所用。此外,脱离社会,文化,宗教价值  内部出现疏远世俗的所有组织或政府更多的依靠帝国主义国家。

为何会出现这些分裂局面?


“如果不吸取历史教训的话,悲剧就会重演”。 今天就同明天,昨天就同今天是一样的。

回顾历史,中东三大创始要素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在团结起来时获得安宁,成为全球性角色。当分裂时,流下了眼泪,遭遇死亡与迫害,转变成全球邪恶轴心的玩具。阿拉伯人,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人在历史上团结起来才能阻挡十字军对地区的征伐。通过这一结盟团结,被占的耶路撒冷在库尔德指挥官塞拉何丁(Selahaddin Eyyubi)的领导下获得解放,地区实现稳定。现在西方一些势力再一次重试一直以来的做法。企图拉拢数世纪以来一起生息,高举伊斯兰旗的中东三大创始要素之一。为此,库尔德人被企图转化成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当地看守人。十字军期间这一角色由一部分基督徒和亚美尼亚人扮演。如今则以色列为使地区陷入动荡而在扮演着类似的角色。但是,首次有一个穆斯林群体,被企图转变成现代帝国主义侵袭在一些国家新十字潮流的当地代言人。为此目的,库尔德人被要求沿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道路前进。所以突出反达伊沙斗争,以安抚心态。但是实际目的是在穆斯林的地区打造一个“卖蜗牛”群体。

尽管被多次扭曲和诋毁,绝大多数库尔德人认清了这一伎俩,并对此持反对态度。土耳其人,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地区人民千年的智慧感知会再一次获胜,地区儿童们不会成为帝国主义者和新十字军的牺牲品。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