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一带一路”征途15:西方一体化,东方碎片化

本系列节目由丝路专家法帝撰写。

踏上“一带一路”征途15:西方一体化,东方碎片化

西方一体化,东方碎片化

 

根据正发党副主席M. Mehdi Eker(埃克尔)的一席话,在上个世纪,世界目睹了两场战争。第一个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个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该战争结束了。交战国聚集在一起,避免再次发生战斗并实施一体化(integration)项目。这场战争以达成建立欧盟项目共识结束了。结果,他们在今天的中部在布鲁塞尔建立了一个帝国。

 

据埃克尔认为,欧洲人走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目标是奥斯曼地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目标的该地理上,战争尚未结束。从巴勒斯坦,叙利亚,伊拉克,阿拉伯半岛到海湾地区的一切事情都表明,一个碎片化(fragmentation)项正继续实施。总而言之,通过实施一体化项目,第二次世界大战被结束,但第一次世界大战通过实施碎片化项目仍在进行中。当西方在自己的地理上陷入分歧时,他们建议将一体化作为处方,但当东方在自己的地理上陷入分歧时,他们建议将碎片化作为处方。据埃克尔称,今天发生的所有政治事件完全处于“一体化 - 碎片化”的等式中。

 

我们可以把这些系统性思想的总和称之为“埃克尔主义”,帮助我们正确和容易地分类,理解和感知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事件。事实上,当我们看到欧洲地理时,尽管Brexit进程正在进行,我们正目睹西方最近希望,通过“一体化项目”将巴尔干地区完全纳入到其霸权体系。相反,当我们看到中东时,我们正目睹西方最近希望,域通过“碎片化项目” 以在种族和宗派分歧上利用恐怖主义组织,撕裂该区并试图保留西方的霸权秩序。

 

总之,西方把自己的一体化和繁荣就建立在东方的碎片化基础上。从上个世纪以来,在宏观层面西方实施并正在继续实施碎片化项目,是奥斯曼地理的碎片。今天在我们地理上发生的事件,都是西方国家一起系统性实施的碎片化项目的延续。最早在宏观目标和规模发起的碎片化战略,今天以微观目标和规模仍被继续实施。我们在叙利亚目睹了碎片化项目的最后一个例子,今天这个项目是通过恐怖组织实施的,而不是以全面战争手段来进行的。因此,迅速崛起的“新东方”, 为了保持其崛起的稳定,通过更多着眼于一体化战略,应该将其文明理念建立在一体化的基础上,而不是在破碎化的基础上。新东方的一体化是人类文明的历史渴望,也是世界和平的唯一途径。因为通过经历西方的一体化和碎片化项目,人类已经失去了其对西方的信任和希望。

 

作者:法帝(Fatih),丝路专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