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24:论恐怖给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

恐怖和人类历史一样作为一种疾病很遗憾一直存在着。

热点分析24:论恐怖给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

恐怖和人类历史一样作为一种疾病很遗憾一直存在着。

自先知亚当的儿子卡比尔被兄弟哈比尔杀害而开始的恐怖,遗憾的是,以所有无情形式持续到了今天。

这一恐怖主义时常夺取人们的生命。

面对伴随雅尔塔协定而建立的世界秩序,自上个世纪60年代起人们一直给予强烈的抵制。

著名的1968青年行动影响着欧洲和西方世界,受到的这一强烈震动仿佛重新主宰世界一样。

特别是被人希望在伊斯兰地理,非洲和拉丁美洲感受到的这一恐怖,今天走到了一个包括威胁全球力量中心在内的状况。

恐怖在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伊斯兰国家曾企图不断地夺取总理级人物的生命。

时任的民主刚果总理Patrik Lumumba,智利总理Salvador Allende,意大利总理Aldo  Moro,黎巴嫩总理Said Hariri的遇刺身亡,就是其中的几个例子。

最后当今最复杂和最危险的全球恐怖组织其头目仍生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城市的菲图拉恐怖组织于2016年7月15日对土耳其共和国发动军事政变,菲图拉恐怖分子以F-16战斗机,直升机,坦克和大炮企图劫持谋杀由人民投票选举出的总统埃尔多昂。土耳其人民奋不顾身牺牲了数百名平民,有数千人受伤,但却誓死保卫了他们的领袖。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没有将领导人交给这些身着将军和军官制服的恐怖分子。

土耳其在遭受这种卑鄙的恐怖袭击之际,很遗憾作为盟国的西方国家却保持长时期的沉默。只有英国除外。自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对菲图拉恐怖组织中的身着军服的恐怖分子发动的屠杀与政变首个发出反响的是土耳其唯一盟国英国。

有趣的是,葛兰恐怖组织恐怖分子用战机,坦克和大炮屠杀土耳其民众的那个夜晚曾被(之后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内阁中任命的前将军)迈克·弗林所称赞。
届时的美国执政的奥巴马政府发表的声明似乎对土耳其人民战胜这些恐怖分子感到诧异。
北约则在联盟体中最忠实和最强大盟友土耳其遭到这些恐怖分子袭击数日后才发出嘶哑的声音表明自己的存在。

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昂在葛兰恐怖组织成员恐怖分子企图暗杀其本人的几年前,一直抵抗恐怖主义并邀请全球领导人参与这一抵抗行动。
然而,在以土耳其所在的西方俱乐部为首的机构和大国都宛如对此置之不理。屠杀土耳其数千名将军,军官,警察,士兵和平民的恐怖分子很讽刺的是都逃往土耳其盟友西方国家避难。

在土耳其的所有北约盟国里,杀害土耳其平民,军人和警察的恐怖分子如今仍在过着极为舒适的生活。

在以柏林为首的欧盟成员国所有首都城市,在土耳其打死无辜者、手上沾满鲜血的恐怖分子仍过着舒适的生活。甚至欧盟成员国认为这还不够,有消息称,他们还为在土耳其开展恐怖活动、导致许多人丧生的恐怖分子提供外交护照。

尽管总统埃尔多昂一直在强调进入欧盟的这些恐怖根源终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的灾难的观点,但埃尔多昂的忠告未能得到任何一位欧洲领导人的重视。欧洲政治精英们置之不理的这一恐怖根源很不幸也给这些国家人民带来了灾难。

昨天巴黎,柏林,布鲁塞尔和伦敦成为恐怖袭击的牺牲品。明天将轮到哪个首都则成为令所有人感到担忧的问题。

这种焦躁不安还会阻止群众采取理智行动。比如前日在意大利的都灵市欧足联比赛期间出现毫无根据的炸弹谣言,随后发生的踩踏事故中1500多人受伤。

给予恐怖如此多牺牲的欧洲则没有与恐怖保持距离,反而指责别的一方。

再比如,杀害350名美国人的恐怖组织谢夫比阿斯亚如果生活在非洲或者拉丁美洲国家,那么美国会做出何种反应呢?但是犯同样罪的恐怖分子如今却生活在美国。

或者杀害比利时最大企业家的恐怖分子逃到一个非洲国家,相关国家难道不会被西方国家立即占领?杀害土耳其最大商人的恐怖分子,20年以来生活在比利时。

美国主导的国际维和部队不就是因为本拉登未被引渡给美国而侵占阿富汗?

那么,杀害数千名土耳其平民,儿童和妇女的恐怖分子如今生活在柏林,应该有一个说法。

何时放弃“我的恐怖分子好,你的恐怖分子坏”的思想,我们就可战胜这一灾祸。否则,我们全世界会遭受更多的痛苦。

 

SİNYA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