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01

特朗普向中东投掷的“原子弹”效应使美国和以色列受到沉重打击。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01

 

多年来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实施非法暴行给予各种支持的美国房地产开发商新总统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是与巴尔扎尼公投决定相类似获胜可能性很低的赌注,这也是一个得到普遍认同的预测。事实上,特朗普向中东投掷的“原子弹”效应也使美国和以色列受到沉重打击。
                   2017年12月16日在土耳其倡导下召开的伊斯兰合作组织伊斯坦布尔特别峰会上,即便有些国家并非出于自愿,但伊斯兰世界还是表现出历史上首次的团结统一态度。伊斯兰合作组织特别峰会决定具有超越耶路撒冷问题的更深刻的含义,它是两个世纪来伊斯兰世界首次集体对美国-以色列关系表现出历史主体的共同意志。峰会宣言中重要的一点是穆斯林团结起来克服有关美国和以色列的神话及心理障碍。

 

这些决定的出台正值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等穆斯林国家的制度瓦解、伊斯兰世界因教派原因相互残杀、达伊沙等恐怖组织以非人道手段屠杀自己的教友、海湾国家的“阿拉伯之春”转变成“伊朗之夏”、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恐惧陷入麻痹状态、埃及西西政权影响力减退、黎巴嫩总理在沙特辞职和沙特政府忙于“清理”政坛的一个混乱时期,也就是说在这个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期,对于伊斯兰世界和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希望之光。

因为,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合法或者不合法的领导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向自己的人民解释将耶路撒冷拱手让给以色列的结果(正如在中世纪有这一企图的卡米尔)。据此,间隔88年之后于1187年从十字军手中夺回耶路撒冷且受到东方人最爱戴的苏丹塞拉赫丁-埃尤比的亲侄子卡米尔,为赢得与兄弟们的权力斗争而同十字军达成协议拱手让出了耶路撒冷,结果遭到穆斯林人民的侮辱。实际上取得诸多成就的这个国家要人的名字如何载入史册,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们是不会不清楚的。

梅利克·卡米尔将耶路撒冷拱手让给十字军,扼杀了巴格达,开罗和大马士革等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法律,伊斯兰世界组织了史上第一次抗议活动,对卡米尔诵读了咒语。 出于这个原因,他们都没有在伊斯兰合作组织伊斯坦布尔特别首脑会议和联合国进行的表决中投反对票。 这可能会导致在阿拉伯街头爆发第二次阿拉伯之春,以及可能会导致原本根基就已动摇的政权灭亡。

伊斯兰世界在土耳其倡导下进行的这一反抗,尽管美国和以色列发出一切的威胁,却在联合国大会上演变成了一场全球反抗活动。让我们注意到的是对这项法案投反对票的国家是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小国家,投弃权票的国家大部分都是安提瓜,巴哈马,贝宁,不丹,赤道几内亚,卢旺达,所罗门群岛,图瓦卢和瓦努图等受美国保护的国家。 因此,美国出台的耶路撒冷决定和以色列的做法,尽管他们费尽心思,但却遭到包括西方大国在内的全球多数人良知的谴责,这两个国家陷入了孤立境地。

面对房地产开发商总统特朗普对投票赞成决定的国家发出“我会跟踪你们,如果你们投票赞成我会切断对你们提供的援助”的威胁,国际社会给予了最有力的答复就是金钱不是万能的。

从发表的推文可看出不太了解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匕首对准处于伊斯兰世界心脏地位的耶路撒冷可谓是失算之举。他的这一做法是害人终害己。在土耳其倡议下召开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峰会以及在联合国大会上做出的决定,似乎使遭受美国霸权控制的世界松了一口气。正如中东受到的新蒙古入侵一样,就的世界秩序已无法持续。面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已开始燃气自由的火焰。让我们看看未来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