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对同化说“不”

“人们如何定义自己与政府又有什么关系呢?政府只负责接受社群是如何定义自己的,并尊重他们。 但在这个时代却不可能做到。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对同化说“不”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对同化说“不”

全球视野  07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对同化说“不”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对同化说“不”
你们想一想,你们如何在生活了上千年的这个国家定义自己(德国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穆斯林,基督徒,无神论者......),政府会告诉你们“你们不是它”,“你们定义的这个社群在这个国家是不存在的”。
“人们如何定义自己与政府又有什么关系呢?政府只负责接受社群是如何定义自己的,并尊重他们。 但在这个时代却不可能做到。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我多么想对你们说“你们是正确的,这样的一个过时的,法西斯主义意识在这个时代是无法得以理解的。 这可能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但不幸的是,情况并非如此。作为一个欧盟国家的希腊仍存在这种问题。 人们为了使他们的穆斯林和土耳其身份得到认可一直与希腊政府斗争了上千年。
我正在谈论的是西色雷斯土耳其人所遭遇的悲剧。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曾在奥斯曼帝国之前就居住在这片土地上。 继奥斯曼帝国撤出后,西色雷斯地区的穆斯林土族少数民族的权利得到了国际和相互协议的保障。 但不幸的是,在落实这些权利方面大多数都是纸上谈兵。 今天,我只想谈谈这些违规行为中的一例。
受伤意识

政治,经济,文化权利等一切权利和自由毫无疑问都是重要及有价值的。 但是人们如何定义自己或定义成什么则是最基本人权之一。

这是存在论的权利。据人权宇宙宣言第6项条款,无论他在哪里,人人都有权获得法人的权利。如何定义自己不是国家而是个人问题,也是个性不可缺少的部分。拒绝一个人给自己确定的身份或归属就等同于拒绝那个人的存在。也许正因为如此埃米尔马落夫在名为“致命身份”的书中写道人的身份来自受伤最多的地方。因为自己确定的身份和存在遭到拒绝的人会抵制所有压力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第一批基督教徒和第一批穆斯林面对压迫所展开的斗争,为了阐明自己的身份所遭受的迫害是这种情况的具体例子之一。

被拒绝的土耳其人身份

西色雷斯的土耳其人身份问题也与这种情况大致相同。在1927年建立的“伊斯克切土耳其人联盟”到1980年为止一直顺利的存在。因名字中有“土耳其”而在1983年被安全部队强制摘下牌子。被禁止从事各种活动。这一协会被希腊地方当局和法院以在西色雷斯没有土耳其人为由而关闭。在此之后西色雷斯穆斯林土耳其人将此问题送交到欧洲人权法庭。欧洲人权法庭在2008年裁决伊斯克切土耳其人是合理的。但是据希腊法律来看,欧洲人权法庭的决定无法自动产生结果。必须再度履行国内法律程序。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在为使希腊付诸实施欧洲人权法庭裁决作斗争。最近一次庭审于2018年2月9日在古穆尔吉内上诉法院进行,但仍未能取得结果。

西色雷斯土耳其人从1983年开始为修改希腊违反基本人权的规定而进行了长达35年的斗争。如今西色雷斯穆斯林土耳其人继续坚持不懈地在法律框架内展开斗争。他们期待35年来希腊和没有对希腊施压的欧盟主持公正。然而,在此进程中希腊政府奉行的只有恐吓政策。

全国抵抗日

1988年1月29日西色雷斯土耳其人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示威,抗议希腊法院否认和无视他们的存在的判决。随后宣布1月29日为“全国抵抗日”。但希腊对抗议活动实施镇压和阻挠。1990年全国抵抗日尽管遭到希腊方的极力阻挠,仍有数万人参加示威从而展示了西色雷斯土耳其人的存在和身份。在民主合法示威期间,极端狂热希腊人袭击了土耳其人。两天来数百名西色雷斯穆斯林土耳其人的商店被洗劫一空并被砸毁。以当选伊斯克切教长埃敏·阿和时任无党派议员法伊克欧鲁为首的许多土耳其人被殴打致重伤。希腊警方在此期间只是旁观这一切,而没有采取任何干预行动。

只是否认土耳其人身份吗?

不幸的是,希腊的问题不仅限于否认土耳其人的身份。

尽管受法律和相互间协议的担保,但西色雷斯人不被允许推选自己的教长、限制宗教自由、侵犯产权、不归还被没收的基金会财产、限制受教育权、数万名穆斯林土耳其人被开除国籍等不公正待遇。如果您对西色雷斯土耳其人的经历感兴趣,可查阅由卡提普切莱比大学以土耳其语,希腊语和英语准备的希腊人权侵犯报告。

希腊的这些侵权行径正值土耳其迈出翻修和开放阿克达玛教堂、莫迦百烈(Mor Gabriel)修道院土地的归还、谷科奇阿达罗姆学校的开课、土耳其全面支付伊斯坦布尔保加利亚教堂的翻修费用等诸多积极步伐的一个时期。

问题令人悲伤的另一面是,不管是欧盟还是国际机构和机关并没有为遏制数十年来持续的侵犯行径而实行足够的积极政策。这些侵犯行径在伊斯兰世界也没有被足以认清。

更令人悲痛的是,土耳其的维权组织和知识分子们对自己国家普通的人权问题具有深刻的认识和兴趣,却对紧邻的希腊发生的大规模侵权行为知之甚少。

但愿像《希腊人权侵犯行径报告》这样的研究工作数量进一步增加,以使我国人民更加了解其它国家的侵权行径并减少侵权行径的发生。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