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10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际组织开始成为全球政治的重要因素。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10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10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际组织开始成为全球政治的重要因素。在这一进程中阿拉伯国家为与所面临的问题共同展开斗争而于1945年创建的阿盟特别是在近几年中没有能够成功地解决地区许多问题,所以在阿拉伯舆论中渐渐失去声望。在解决地区问题上已毫无影响力的阿盟在中东地区加强政治,经济和文化合作方面所表现出的失败因而导致人们质疑该组织的存在。

现在我们播报讲师伊斯玛伊·泰尔吉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特别是面对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的政策阿拉伯国家没有集中在一个机构之下对这个国家形成一个明确立场的机构的阿盟面对2017年6月开始的海湾国家危机而沉默不语。阿盟难于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在叙利亚持续发生的内战。面对数十万人惨遭杀害以及数百万人被迫背井离乡而持旁观态度的阿盟已成为一个毫无意义的机构。

阿盟在叙利亚问题上所持的态度前不久在国际媒体中成为一个外交争论话题。阿盟秘书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抨击土耳其对叙利亚阿夫林地区发动军事行动强调安卡拉干涉一个阿拉伯国家提出泛阿拉伯主义言论,在同一会议上土耳其外长恰乌石欧鲁对此发出强烈反响。对埃及外交官杰伊特的声明给以回应的恰乌石欧鲁说,阿盟在针对叙利亚政权的政策无动于衷的背景下抨击土耳其可谓荒唐至极。强调阿盟成员国领导人使用化学武器且杀害50万平民这一行径没有受到该机构的阻止的恰乌石欧鲁说,阿盟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及发动袭击的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默不作声,却抨击土耳其令人无法接受。

为更好地理解洽吾什欧鲁的这一正确批评,我们将从历史角度对阿盟失败的历史进行分析。

为加强阿拉伯国家间合作及与地区威胁作斗争而联合起来的埃及、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和约旦于1945年成立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阿盟在后来数年内不断接收新成员,从而成为一个拥有22个成员国的地域性组织。虽然阿盟在经济和文化方面开展了有限的合作,但从政治角度却没有达到成立初期制定的目标。作为最明显的标志是阿盟在解决巴以问题上未能发挥有效的作用。

自成立以来,阿盟就以色列政策发表过一些决议和声明,但这些决议和声明对以色列没有任何制裁力。鉴于对各种利益的担忧和议程,阿盟成员国很难制定具有威慑力的共同政策。对此情形最简单的例子是1948年发起的抵抗以色列决定多年来一直没有得到多数成员国的重视。1979年和1994年与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的埃及和约旦在协议签署后结束抵制行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政权1993年签署协议后也停止了对以色列的抵抗。1996年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以抵制以色列阻碍地区和平为由正式作出结束本已有限的抵制活动的决定。

阿盟解决问题和联合行动上的失败在2010年阿拉伯春天革命中更为暴露无遗。阿盟在协助和平解决叙利亚和也门持续多年内战问题上显得极为无力。以加强地区国家间合作为目的成立的阿盟看起来离其最初的成立目标相差甚远。对于此问题的另一表现是去年6月份开始出现的海湾危机。

作为阿拉伯世界最强国家的埃及也加入沙特,阿联酋和巴林针对卡塔尔发起的政治和经济制裁行动。旨在在成员国之间增强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合作关系的阿盟,面对在所有这四个领域针对卡塔尔实施的制裁保持了沉默。需要强调的是,在当前政治形势下,阿盟已是一个失去功能,过时的一个组织。全球意义上民主体制普及的一个时期,诸多成员由专制政权组成的一个组织的合法性被严重质疑。这种情况随着2016年发生的一个事件而更加暴露出来。将举办阿盟第27届年度峰会的摩洛哥,由于阿盟国家间的意见分歧而放弃这一决定,从而在地区国家政府之间产生了地震效应。摩洛哥外交部就此发表声明强调,阿拉伯领导人需要面对彼此之间存在的分歧。计划于3月举行的峰会,在毛里塔尼亚的同意下于7月举行。

从这些进展角度来讲,阿盟秘书长盖特对土耳其阿夫林行动的回应,并不代表阿盟的态度,更多被视为是一个私人的立场。与塞西政权结盟的埃及前政权中的角色们,由于安卡拉在2013年的政变面前展现出的强硬立场而试图利用每一个场所抨击土耳其,这应被视为是阿盟秘书长对阿夫林行动的声明背后的动机。

 

以上是讲师伊斯玛伊·泰尔吉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