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专稿:复活和觉醒人的儿子与欧洲启蒙思想

您将阅读的是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于2018年3月9日发表在《每日晨报》上的文章。

卡林专稿:复活和觉醒人的儿子与欧洲启蒙思想

您将阅读的是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于2018年3月9日发表在《每日晨报》上的文章。

标题:复活和觉醒人的儿子与欧洲启蒙思想

为安达卢西亚时期的伊斯兰知识分子之一伊本·图法伊尔(1116-1185),因其哲学神话“Hayy binYakzân”而出名,其字面意思是“复活与觉醒人的儿子”。

1617年,牛津的一位知名学者Pococke发表了伊本图法伊尔的这部着作,这本书是伊斯兰知识传统中广泛流传的书籍之一。 它被Pococke的儿子Edward Pococke翻译成拉丁文。 “哲学家学习的实质”是拉丁语翻译的标题,它代代相传的是哲学家和神学家的想象力。

这个故事对17世纪和启蒙运动期间欧洲思想的进程是如何塑造一事,则通过思想、宗教、文化和语言边界所作出的旅程进行了一个迷人的描述。可谓一个典范。 除了创造影响力之外,这本书迄今还保留了它的哲学有效性。

故事说,Hayy bin Yakzan即“复活与觉醒人的儿子”,在一个孤岛中还是一个婴儿时被发现,而瞪羚将他养大。 随着他的成长,他发现他与周围的其他动物有联系,即能听到明白它们的语言与动作,但也与它们不同。从此开始观察自然环境,开始探索事物的发展与规律。 当开始确信上帝作为一切存在和知识的源泉时,就越发对自己生活的世界以及它的自然和道德原则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他自己的这些发现中就已经能让他与周围的其他生物区分开来。

一天来自邻近岛屿的一位名叫阿布萨尔男人突然来到海伊生活的岛屿,两个人开始谈论大自然,道德和上帝。阿布萨尔十分惊讶地发现他所信仰的宗教的所教诲的真理海伊自己都很清楚。特别是海伊的理念条理十分清晰,远远超过阿布萨尔岛上的人们的繁杂混乱的信仰。哈伊开始向阿布萨尔岛上的人传授他的理念。只是这种善意却没有取得好的结果。海伊意识到大多数人都是出于自私,贪婪和情感的动机,并且他们不会回应更高的智慧和理性的呼唤。他发现不能孤立普通人所有的缺陷和破坏性倾向。为了以有意义及和平的方式处理人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有一种宗教为人们制定一套规则和条例。在改善这种人性之后,海伊与阿布萨尔一起返回岛上。

解读海伊故事的方法很多。有趣的是,伊斯兰哲学这样的一个工作在欧洲众多知识分子满怀高度热情生活的一个时期过多的引人注意。17世纪欧洲的知识分子和学者为什么生活在第12世纪,他们是否对安达卢西亚穆斯林哲学家所做的工作感兴趣?

哈伊的故事一时间十分流行而且很富有影响力,是与他的人性论有关。我们的想法如何出现以及我们如何拥有因果关系,宗教信仰,道德和上帝等概念。

故事为智慧,观察,经验和抽象思维之间的关系带来全新的视角。

波考克(Pocock)为名为《自学哲学家》(Philosophus Autodidactus)的译作选择的主题,体现出哈亿(HAYY)并非依靠来自外界的资源或当局的帮助,而是靠自己本人学到科学,哲学和道德基本原则。故事衬托出,人的智慧可在不依靠外界的帮助下也能够发现大自然和宗教的真理。基于启示的宗教所教的和未获任何帮助的人的智慧自行所发现的彼此相符,互补。即为人的智慧,同时也为信仰制造问题的是自私和混乱的思想。哈亿关于大自然,智慧和神的质疑以及信仰,通过信仰的教义而得到增强。信仰主义,即仅通过信仰来检验真理,不是一个有效的推理活动,但是人如果要深度理解真理,则必须的动用自己的智力。

海伊如何达到概念性思维方式,对于17世纪关于智慧,经验和天生具备的思想概念来说尤其重要。与笛卡尔相反,哈亿没有与生俱来的任何思想;通过观察和思考来推理出自己关于宇宙和道德之间的抽象概念和普世概念。以由罗斯维尔(G. A. Russell)审稿并于1993年印刷出版的《17世纪英国自然哲学家对阿拉伯语的兴趣》一书中的版本,故事在1671年7月17日《英国皇家学会的哲学事务》科学杂志上刊发的简本如期强调:“设计显示的是,如何从以下的事务的思考来正确使用智慧,以及人如何提升自己的境界,致以更伟大的事务,大自然和道德,神以及他们。”

上面的这句话依据海伊独立宣言的解读证实了关于天生想法不把来自天生笛卡尔的概念化作为必要条件而是探索人类心灵真理的自然能力。由于洛克肯定了人类头脑的概念是一张白板,洛克的追随者可能会因这个结果而感到兴奋。
还有更多的。 作为那个时代最著名的哲学家洛克曾读过伊本图法伊撰写的“自学哲学家”哲理小说。

目前的证据表明尽管是间接的但洛克却知道这本书已被翻译成多种文字。 这本书在那个时期在洛克所在的牛津出版;到处都在出售这本书。 这本书越来越受欢迎,使像洛克这样的人成为关注焦点。 此外,洛克1686年发表的文章和论文也作为“自学哲学家”杂志的综合摘要而被出版。

洛克的智力和社会道路通过“自学哲学家”其中的一个会面的地方可能是17世纪的贵格会。 贵格会的两位杰出成员乔治凯斯和罗伯特巴克莱,在欧洲知识界传播伊本图法伊尔哲学故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凯斯撰写的书籍在没有借鉴洛克故事,基督教圣书的情况下突出个人经验的重要性,带着这可能有助于基督徒理解的希望,由普库克在1647年从拉丁语翻译成英文。继洛克后,巴克莱撰写的“道歉”著作是“没有圣经的情况下体验内心光明”的完美例子。

虽然约翰·洛克与贵格会(基督教新教的一个派别)在观点上存在差异,但“心灵内在光芒的优先性和优越性”是他们的共通点。正是出于这一原因,基思、巴克利及其他人试图从伊本·图斐利的小说中找出有关贵格会的故事。

海伊的故事被17世纪的哲学家和神学家以不同的形式作出评论说明这本书不仅具有多面性,而且也具有时间相互竞争的特性。伊本·图斐利既不是自然神论信仰者、贵格会派者也不是同约翰·洛克一样的经验主义者。但我们应该承认他为改变欧洲知识分子的思想和观点撰写了大量论文。

这部作品试图证明伊斯兰教学者传统主题之一-思想和信仰不是相互矛盾而是互补关系的真相。伊本·图斐利作为哲学家、医生、苏菲主义者和公众人物认为,正确使用没有受到欲望和贪婪污染的思想可以发现自然和宗教真相,因为无论是人类还是大自然的一切事物和信息的来源都是一个同时也是一样的,尤其可以以哲学或苏菲风格进行探讨的是达到事物的真相,强调亲身经历的重要性。通往真相之旅的人应该了解这是他们的私人之旅,并应为此进行认真的准备。海伊的故事被看作是朝着这个方向并面向把个人经验看作为顶级权威的贵格会派的观点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伊本·图斐利这部杰作同数世纪前一样,今天也备受人们的关注。作为永久性作品的基本信息就是一个证明:我们以作为个体礼物赠给每个人的思想、信仰、理解和同情心行事最为重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