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专稿(二):是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于4月14日发表在晨报上的文章。

卡林专稿(二):是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

除此之外,奥巴马的这一举动,是向阿萨德政权扔下了一个新的救生圈,即便生存性很小,但可让政权重新活下去.那时,就出现一个严肃的战略性反响,叙利亚战争走向有可能改变,未来的化学武器袭击会被阻止。

另外,单独发动战争罪的化物的使用,仅仅是叙利亚悲剧的一部分.

 

作为21世纪最无情的战争结果,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或背井离乡.

正如总统埃尔多安很合理的说道,使用的化学武器迄今导致许多人死亡.国际社会没有对这一悲剧表示不满。叙利亚人民一边是艾萨德政权,另一边则受困达伊沙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残暴中。

叙利亚人民没有必要在两个魔鬼中进行选择。除土耳其等国外,世界的很多国家背朝叙利亚人民。

4月7日发生的化物袭击必须引起严重的关切。政权必须要对自己犯下的战争罪负责。

将采取的措施中有对政权的化学和其他致命性能力而发动一场摧毁消灭其的军事干预。

另外,土耳其对联合国安理会做出的调查决定也给予了支持。

在此间,化学武器禁止组织派遣一支代表团前去杜马调查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对这支代表团的调查工作有必要给予全面的支持。

 

特朗普政府尚未做好如何回应的准备。是的,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的确升高,但是不足以引发一场世界大战。过去四年以来,叙利亚传奇被世界大国和地区性角色用来为自己的地缘政治地位服务。这种情况现在发生变化并非偶然,因为真正问题是,焦点并非是结束战争,而是为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其它地区构造影响区而以不同的方式利用。反达伊沙斗争被当作使扩张政策和展示政治力量合法化的面具来利用。从这一地缘政治紧张中受益最大的是阿萨德政权以及其支持者,叙利亚人则仍然处在痛苦之中。

“冷战遗留”的定义与在两极世界体系结束后仍未推出可持续秩序的现实存在关系。非西方国家,尤其是俄罗斯和中国所感受到的力量不平衡,注定要在全球系统中定期中断。国际体系由于没有为所有人建立和平,秩序,自由和繁荣福利,自1990年以来造成不计其数的灾难。第一次海湾战争,波斯尼亚和卢旺达大屠杀,巴勒斯坦永不结束的痛苦,非洲和亚洲失败的国家扩张政策,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上升,富人和贫穷人之间悬殊差距的增加,也是这一新全球不规则和动荡的结果。

如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将自己视为是在冷战后权力失衡中失利的一方,并希望将其局面转变为对他们自己有利的一面。 在叙利亚只是为打一场更大的战争做借口。 包括叙利亚在内的继续进行的战争中它们的未来将取决于如何及何时建立新的权力平衡。此外, 这也将取决于确保每个人获得和平及正义。

至于美国和俄罗斯目前出现的紧张局势,例如去年在谢胡尼所做的一样,美国通过对锁定的阿萨德政权目标发动有限的空袭。 特朗普政权当时曾发出强有力的信息,现在看起来很可能做到了这一点。 更何况,特朗普不是奥巴马,他向世人证明了美国一旦发现叙利亚违反红线的行为,就会立刻做出打击。 俄罗斯将继续支持阿萨德政权,并将通过避免对政权部队进行大规模袭击来寻求缓和紧张局势。

当这个策略游戏被揭露时,我们必须提醒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武器的并不意味着有最聪明的策略。 需要一个可结束叙利亚战争和叙利亚人民的痛苦,超越代理战争及地缘政治力量的战略。 这一战略应着重于建立一个无阿萨德政权或达伊沙,基地组织,PYD或YPG等恐怖组织的合法,民主和全面的政治秩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