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25:在伊斯坦布尔租房的经历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25:在伊斯坦布尔租房的经历

 

在伊斯坦布尔租房的经历

作为一个在伊斯坦布尔读博士的人,除了读书之外,还有无数琐碎的日常杂事需要处理。可能在国外读书的留学党都会对留学生活有些感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事情就算在国内的象牙塔内都很难做到的今天,在伊斯坦布尔这样校园内没有学生宿舍的城市更是难以实现。要做好学生,上课写作业,读书写论文这些远远不够,还得做好一个‘社会人’。

刚来伊斯坦布尔的时候,我住在土耳其的国家宿舍里。所谓国家宿舍,就是由国家出面在大城市里建的学生宿舍,一般一个城市里会有几个比较大的学生宿舍,这种宿舍只有高考达到一定分数的公立大学的学生才可以申请,申请的过程相当漫长,很多学生申请不到,只能自己租房。而我比较幸运,因为有奖学金,直接就被分到了位于贝西克塔斯的男生宿舍。然而,幸运也是相对的,国家宿舍便宜并且有餐厅,但问题是宿舍一般都有六个人,非常拥挤。宿舍的舍友是来自各个大学各个专业各个年级的不同朋友。比如,我刚入住时候,我的宿舍住的是清一色的大一新生。让一个博士生和大一新生住在一起,除了可以不停地缅怀自己的青葱岁月外,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情是作息问题。虽然心还年轻着,但身体确是诚实的。年轻人的不规律作息直接影响着我这个“老年人”。所以,在用了两年修完博士生课程后我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喧闹且可爱的集体宿舍,投身到了租房的行列中。

一转眼,三年过去,房子换了已经四次,几乎一年一搬。最近几天又刚刚换了一个新的房子,但愿在这里可以住的长久一些,实在是经不起折腾。

合租是学生唯一可以承受的租房方式。所以,问题来了。室友该怎么选?我第一年出去租房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所以只能在网上找愿意把自己公寓的一间租出去的人合租。当时我找到一对土耳其兄妹,他们把自己家里的一间卧室租给了我,兄妹都在工作,但年纪和我相仿,相处到没有任何问题。哥哥自己经营着一个服装店,妹妹则在一个中学当老师。当时的家里,我们每周有一次聚餐。平时不怎么能聚在一起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每周这个时间,我们都会选择吃鱼,一个人承担一次晚餐的费用,大家一个做,一起吃。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愉快的经历。

直接去租别人的房间的好处就是可以拎包入住,对于刚刚加入租客行列的人是最理想的方式。免了买家具的花销,也少了很多操心。每个月按时交了房租,家里什么事情也不用操心。

但这种租一间的状态并不能持久,所以慢慢你就得找别的朋友谋和着租一套公寓。最近,我刚刚完成了一次新的租房行动。我和其他两个朋友一起租了一套位于GUMUSSUYU附近的三居室,交完房租,押金和中介费后,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这漫长且折磨人的找房过程终于告一段落。

找房,第一要看片区。对于学生来说,便宜无疑是最关键的因素。所以,一开始我们就打算在远离市中心的区找房,这些区的房子确实很便宜,但一旦你去那里实地考察会发现,偏远的片区虽然房租便宜,但隐性成本会非常高。首先,对于伊斯坦布尔这个‘堵城’来说,你可能会花很多时间用在通勤上,去一趟图书馆可能就让你花掉3-4小时是很可能的。另外偏远片区的人口流动性非常高,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常住人口,这就带来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安全。

在几个片区磨破铁鞋无觅处后,却意外的在市中心一个闹中取静的小片区里发现一个非常好的三居室。最重要的是,它还带全套家具。伊斯坦布尔的房子一般都不会带家具,因为市民大部分是考租过活,所以有家有室的人都有自己的家具,这也就造成了房东不会给租客提供家具。然而,对我们来说重新从头到家置办家具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开销。能找到带全套家具的房子那无疑是最好不过的。第二天就去中介面谈,中介的奥斯曼先生是一个有两个儿子的中年父亲,一个儿子和自己在做房屋中介的生意,另外一个则在美国上学。说话客气礼貌的奥斯曼先生带我们看了这座被称为该地区最合适的房子后,敲定房租和押金,在中介费上我们进行了颇有成就的砍价还价后立刻就签了合同。

土耳其租房,一般房东会另收相当于一个月房租的押金,在最后退房的时候如果房子和里面的物件没有损失则会全部退还,如果有损失则会扣除押金。另外,根据土耳其的相关法律,中介可以收取不多于年租金12%的中介,但这个部分租客是可以和中介还价的。比如,我们就和奥斯曼先生还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中介费。

搬家的时候要找搬家公司。土耳其的搬家公司是不管你路程的远近的,他们出一趟的价钱几乎都是固定的,所以这方面不管你旧家和新家就算一街之隔,那也会收跨亚欧搬家一样的费用,这里面没什么讨价的空间。工人帮你搬好家后,一般需要支付一些小费,这个可以估量着来。

搬家从找房子开始到最后入住,都是各种斗智斗勇。对一个在伊斯坦布尔生活的学生来说,是很宝贵的经历,在经济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佳的住处是一个令人疲惫沮丧但最后欣慰的事情。中间遇到的每个人都会逼你放弃学生单纯的身份,成为一个社会系统的一员。偌大的伊斯坦布尔,当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安身之处的时候,我相信所有曾经难过失望过的留学党都会觉得特别感激和幸运。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